红豆冰的女儿

《A/Z》奈因;《钻A》御泽;LOVE!

【钻A】【御泽】痛

  

CP:御泽

 

 

 

 

醒来后顿了2秒,泽村才感觉到口腔内的异样。

那是来自左下方,一阵阵刺激神经的疼痛,虽然痛但并不是不能忍受,有着这样想法的泽村稍微咬合一下,随即而来的剧痛差点让自己的惨叫声填满5号室。

还躺在被窝里的泽村已经没有了睡意,他反复思考并确定自己并没有蛀牙,但是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却是真实的,右手捂着疼痛处,快速换上衣服后,泽村悄悄溜出5号室,他急需一面镜子来确认究竟发生了什么。

 

 

凌晨5点多的洗漱室没有人,独自一人的泽村打开了室内的灯光,在光的照射下,艰难地张大嘴巴查看口腔内部的泽村,发现了自己左下侧最里面的智慧齿附近的牙肉肿胀了一圈。

这是怎么回事?

泽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不过在他的认知中但凡跟牙齿这方面挂钩的,必然要去看牙科,而泽村是最讨厌牙科的,你想想,那些小型的钻头在你的牙齿打洞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所以泽村决定就这样先不管,然而上天总是回他过不去。

“我说你,刚好休息日,你就去吧牙齿看了吧。”

“!”泽村惊讶地回头一看,队里的某四眼队长揉着乱糟糟的头发,打着哈欠站在他的身边,“你怎么在这里!”而且为什么一副迷迷糊糊没睡醒的样子还是那么帅!

“哈?刚好昨天睡得早,就早起训练了。”御幸凑近泽村,拨开对方捂着左脸颊的手仔细观察,“好像肿起来了。”

“没、没有,我就检查、检查以下。”

“说话都不利落了,你赶紧洗漱一下,我带你去看医生。”

泽村还想着挣扎一下,但是御幸不容他狡辩,往他手里塞了漱口杯和牙刷后,就在一旁边洗漱边盯着,完了出了洗漱室,泽村还在想着法子逃跑,但他哪里是球场上司令塔般存在的御幸的对手,不但被御幸监督着回了5号室,还被知晓了事情始末的仓持下了死命令:不治好就别想回来。

所以泽村哭着走出治疗室的时候,一直等待他的御幸马上上前给这个受了惊吓的狗狗一个大大的拥抱。

“所以,医生怎么说?”泽村在怀里哭得厉害,御幸拿出准备好的纸巾帮他擦掉满脸的泪水。

“呜呜,”泽村有点哽咽的说出了医生的话:“不是蛀牙,只是发炎,医生帮我冲洗了一下,上了点药,15分钟内不要喝水。”

“有没有口服药?”

“嗯。”泽村摇摇手里的塑料袋,“消炎药和漱口水。”

“那是什么导致发炎?”御幸只是遵从心里对泽村的关怀问出的话,却想不到对方支支吾吾的样子让他的自觉告诉他,事情并不简单。“是什么导致发炎。”

“······唔······”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般,泽村还是把瞒着对方的事情一五一十坦白出来:

“前辈的生日快到了,我准备给你一个惊喜的,这一个月来我都在训练结束后做准备,······每次都弄到好晚,医生说是因为经常熬夜导致免疫力下降······”

泽村偷瞄一眼御幸,从进来球队的那一刻起,注意个人健康就是头等大事,现在自己把身体搞坏了,还被御幸知道自己熬夜了一个月,泽村觉得自己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说你啊······”不注意身体健康就得好好训话,可是泽村是为了自己,这又让身为恋人的御幸十分开心,再说,虽然是在室内,但是十一月的气温还是让泽村的鼻子冻红了,再加上若隐若现的泪痕,可怜兮兮的样子,让心都被被软化了。“看在你是为了我的份上,说教就免了,但是这几天禁止接球。”

“唉?!”

“这是给你的惩罚。”

“可是······痛。”虽然上了药,但是一时半刻疼痛还是在的。

“我看看。”

“!”

泽村以为御幸要看他的痛处而张大嘴巴,虽知道四眼池面居然捧着他的脸颊就亲了上来,还是个黏糊糊湿哒哒的深吻。

“还痛吗?”

“不、不痛了······”

还很甜呢。

 

 

在5号室的仓持等回来了一个嘻嘻傻笑的泽村,还有一个在门口依依不舍的恶心四眼。

“你们两个给我到别的地方亲热!!”

今天的青心寮依旧传来仓持愤怒的吼叫声。

 

 

 

END.

 

 

 

 

是我了,难得休息解放,却又生病,然而我没有一个池面男友。

累瘫。

 

【MHA】

 

加班摸鱼,摸完不加了!

睡觉去!

 

 

【闲聊】2018.06

啊~~本来打算在6月的最后一天更文,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工作量变多,天天加班到12点,为了养男人们不得不先写了一半的暂时放放。

 

然后在加班的这段时间,都是边开着我的英雄学院边工作度过的,中村丰的分镜真是太厉害了,不如说骨头社的动画,虽然有些题材我没看,但凡看了的都不禁感叹骨头的实力。

 

尤其小英雄第二季绿谷对轰那一段爆炸分镜,我来来回回就看了20多次,牛逼,太牛逼了,那股魄力的分镜,大神我膝盖给你献上。

 

给自己定个目标,今年要出御泽和轰的本子!(没错,我的二儿子是轰,顺便也跌进了冷CP)还跟牛排是对家,私下打了一架(并没有!)

 

自从开了lof账号,就决定了每月最少一更,看着这个月没达成,只好发发闲聊伪更一下!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钻A】【御泽】

 

 

贺图也赶上了~~~

再一次,祝荣纯生日快乐~~~

 

【钻A】【御泽】雨天

 

CP:御泽

 

 

 

想不到老天爷会这样对待自己。

连续一星期的大雨已经使他的心情格外烦躁。不能在操场跑步,不能在牛棚练投,就连体育课也只能在室内体育场上,这对泽村来说犹如地狱。看着日历上越来越近的15号,泽村偷偷地做了一个画着眼镜的晴天娃娃,晚上睡觉时放在枕头边祈祷生日那天能放晴。

然而等到生日那天,多日来的阴沉灰蒙的天空终于放晴,泽村一早醒来看到,心情大好,起床后就到处跟宿舍里的队友说: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所以老天爷给面子终于放晴啦!

队友表面上十足嫌弃,但内心还是为这位新队长感到开心的,再加上今晚为主角办的庆祝会也顺利进行中,队里的大家一扫之前的沉闷气氛活跃起来。但好景不长,泽村训练完后哼着小调外出到离宿舍十几米外的便利店买零食,拎着两大袋零食的他,刚踏出便利店的门,天就下起了暴雨,是那种天空乌黑一片且伴着闪电的雷暴雨。

“唉······”

泽村蹲在便利店外的小角落玩手机。尽管有雨棚挡雨,但是瀑布般的雨水还是有些许溅到身上,带点冰凉的感觉渗进皮肤,泽村打了个喷嚏,继续给关心自己的同宿舍学弟回了信息:

[不用过来接我了,雨下得这么大,雨伞也不管用( Ĭ ^ Ĭ )]

[但是,前辈,这雨看着一时半会是不会停啊。]

[所以咯,我还是一个人在这里等吧,你也是投手不能着凉了!ヾ(◍°∇°◍)ノ゙]

关上聊天页面,泽村没有理会新信息提示刷起了推特。主页上的推送都是他感兴趣的,从游戏到美食,还有他最喜欢的棒球,几乎每篇都有着御幸一也的身影——这是怎么回事?!

不可思议地再三确认,泽村才相信自己没眼花,他的手机被这位刚进了养乐多燕子队且备受关注的御幸一也刷屏了!

“这只到处炫耀的四眼孔雀!如果仓持学长在的话,一定给你来一遍所有格斗技!”

然而三年级已经毕业了。没有了会关心自己的学长,也没有会欺负自己的学长,更没有某个四眼队长对他的不怀好意和恶作剧,现在的青道,有点让泽村不适应。

“御幸前辈······”

在飘着樱花花瓣的四月初,刚毕业致辞的高三生全聚在校园各处,他们或聊天或拍照留念,泽村找到御幸的时候,对方正一个人在树下歇息,仿佛自己并不是一个毕业生。泽村没有过去喊御幸,他躲在不远处,把准备已久的告白闷在肚子里,安静地看着喜欢的人帅气的侧脸。

所以,泽村不但没有跟御幸告白,也没有跟他道别。

“真是差劲透顶了。”

“我也这样觉得。”泽村惊愕地抬起头,看到的果然是那个腔调有点欠揍的前队长。“这个季节的天气总是让人不爽,你不这样认为吗?”

“啊,嗯。”泽村有些庆幸御幸误会了他心情低落的原因,虽然天气也有一小部分原因。“御幸前辈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是在职棒吗?不用训练吗?”

“喂喂,你别一下子问那么多问题啊,你先让我进来。”泽村这才好好打量御幸。相隔了一个月,御幸似乎长高了一点,体型也相对壮了一些,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剪短的头发,虽然在推特上已经看过好几次,但实际上见过本尊后,清爽的短发衬托出御幸别样的帅气,泽村的心脏不受控制加快了跳动。“雨真的好大,裤腿都湿了,雨伞这东西对长得高的人来说根本没什么用。”

“前辈这样说,是会被比你矮的人打的。”

“那我只能让泽村来救我啦~~进来吧。”

“唉?”右手臂被捉住连带着身子被拉起来,泽村差一点扑到御幸身上:“你不要忽然拉我一把啦!吓我一跳!要是受伤了你要怎么赔我这个现役队长!”泽村气鼓鼓地在心里额外补充了几句四眼的坏话。

“那你这个队长的身体管理还真差劲,身体都凉了。”御幸不理泽村的抗议,我行我素带他进了便利店,如他所说,长时间在室外呆着的泽村觉得店里暖和极了。“你用这个擦擦身体。”泽村接过御幸给的干净毛巾,有点疑惑是哪来的,“笨蛋,当然是在店里买的,这热巧克力你快喝了。”

“你才是笨蛋呢!”嘴上不服输回了一句,但身体还是诚实地喝下御幸请客的热巧克力。香甜浓醇的液体滑过喉咙进入胃里,身体渐渐变得暖和起来,心情也跟着变好了。

泽村跟御幸并肩坐在休息区享用热饮,伴着柔和的灯光跟滴滴答答的雨点声,身体变得放松起来,也有了睡意,其实泽村有很多话想跟御幸说,但是对方毕业时没有道别的尴尬让他开不了口,虽然刚才完全没有意识到。

“喂,你别睡过去啊。”

“······才没有,”泽村揉了一下眼角“倒是御幸前辈还没回答我,为什么这个天气在这里出现。”

“唉,还不是某个笨蛋说过下次一定要给礼物吗?”御幸装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大大叹了一口气。

“你、你、你,你居然还记得!!!”上一年的这天,御幸给泽村的礼物是一颗一看就知道是临时记起来随手拿来的咖啡糖,泽村当然发飙了,缠着御幸要接球,但最后还是被御幸逃了,被挡在宿舍门外的泽村拿着咖啡糖闷闷不乐,但是隔天被仓持捉住带到泽村面前的御幸承诺了这一年的礼物。原来御幸还记得这个承诺,“那,礼物呢?”

“啊,你的热巧克力啊,还有毛巾。”

“······”

果然,就不应该抱有期待,这个恶劣的四眼。泽村一口气把杯里的巧克力喝光。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御幸也把喝光的纸杯放进垃圾桶,“雨变小了,我们回去吧,回·去·给·你·礼·物。”

有时候真的不要怪泽村容易被御幸激怒,实在是御幸上上下下都透着一股恶劣的气息,难为泽村每次被捉弄后不久,就像柴犬一样围着御幸转——来自仓持洋一两年间得出的观察结论。

 

 

御幸的伞是透明的,抬头能看到雨滴打在伞面上,滴滴哒哒的砸出一圈圈圆形波纹,泽村借着观察雨水好让自己冷静点,不要让过快的心跳声给御幸听出来了,而这是因为对方的伞很小,两个男生一起用只能紧密靠在一起,甚至御幸为了不让他半个肩膀淋雨而主动揽住了他的肩,这少年漫画般的画面感刺激得泽村小鹿乱撞。

两个人相对沉默走了一小段路。

“呐,泽村,队长当得怎样?”

率先开口的是御幸。

“还不错?金丸和小春都会帮我,暂时没什么问题。”

“也对,有金丸在就让人放心不少。”

“······”

“······”

一股风带着几张残破的传单飘过,其中一张贴在御幸拿伞的手上甩不下来。

“噗。”

“你还笑······”

“因为很难得看到前辈出糗。”

泽村笑得开怀,爽朗的笑声在单调雨声中格外明显。

“呐,泽村,”御幸忽然停下脚步,泽村反应不及多走了几步走出伞外,头发马上被打湿。“毕业那天,你为什么没来找我。”

“·······”

这个问题来的那么突然,泽村根本没想到御幸问这个,害得他刚想抱怨的话吞回肚子,但又回答不上御幸的问题,就这样张大嘴愣着。

“我······那个······是、是······”干脆就这样表白?“是、是、是因为······!”

 

轰——

 

天际一闪即逝的强光后是震耳欲聋的雷声,本来温和的雨水瞬间变得狂暴,砸在雨伞上让人担心下一秒会不会砸破伞面,再加上强风袭来,就是御幸也快拿不住手里的伞,所以两人的衣服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湿透。

“泽村,我们就跑回去吧,”御幸扯着嗓子跟面前的泽村说:“快到宿舍了,如期慢吞吞不如用跑的,反正都是湿身。”

“什么?御幸前辈你说什么???”尽管两人靠得近,但泽村在狂风暴雨声中只能隐约听到零碎的单词,“跑回去吗?”泽村还是满脑子问号,身边的人却反而开始休闲地擦拭镜片上的雨水,也对,不擦一下就看不到路了。

“跑了哦,泽村。”

“唉?什么?”

御幸松开了透明的雨伞。

没有了任何遮挡,雨点打在脸上有点痛,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十分不舒服,但是,迎着狂风一路奔跑的感觉十分爽快。不用拘谨地在伞下慢走,而是被喜欢的人拉住左手一路狂奔,看着他在前面挡住一切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泽村此时此刻只想喊出那句话:

“我,最喜欢御幸前辈了!!!”

用尽全力喊出的话语马上淹没在暴雨中。

“哈?泽村,你说了什么吗?”

即使那个人听不到也没什么遗憾了。

“我说,御幸前辈是个恶劣的四眼狸猫!”

“······泽村,你这是胆肥了吧!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唉?!”

 

 

结果,两个人回到清心寮时,连内裤都湿透了,更悲惨的是泽村发现自己用大半个月零用钱买的零食都不见了,可能落在店里,也可能丢在路上,委屈得哭出来的泽村被金丸赶去洗热水澡,御幸也顺便借了衣服一并去洗。两人泡澡出来后,早就准备好的众人马上带泽村来到饭堂。漂亮的装饰,精致的食物,三层搞得大蛋糕,泽村一行人一踏入饭堂,早就准备好的队友马上拉响彩炮,宣布生日派对开始。

所有人都玩得疯狂,直到监督过来提醒时间晚了才收拾好准备休息。

毕业生里面只有御幸回来,泽村理所应当接下了送人的任务。

 

 

雨还在下,泽村撑着伞跟御幸走在蜿蜒小路上,这条小路他们俩走过无数次,然而,今天走完了,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还能跟御幸一起走。

“到这里就行啦,你也快回去休息吧,还下着雨呢,不要着凉了。”

“嗯······前辈也是。”

“怎么,不舍得学长?一脸苦相,你还真是个爱撒娇的学弟。”

换在往常,这么明显的挑拨,泽村肯定会被御幸点燃,但今天,泽村没有那个心情。

“前辈,我······”

“话说回来,礼物还没给你呢,”泽村不懂为什么这个时候御幸提到了礼物,其实御幸在这种天气能回来他已经很高兴了,就连仓持前辈也只是打了电话来,再说,为什么御幸还掏出了手机?“本来是想接你的球,但你也看到啦,大家都玩疯了,没有那个时间。不过······”

御幸在手机上输入了什么,泽村不认得这支智能手机,要知道前队长可是一直用老人手机的。

“好了。”泽村裤袋里的手机差不多同一时间震动了几秒。“我的line,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谈谈。那么,再见了。”

“再见。”

直到御幸的背影看不见后,泽村才放下了挥动的左手。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感觉,眼睛也酸酸的,像极了御幸毕业那天的心情。

裤袋里的手机又震动了。

泽村拿出手机,划开屏保页面,打开了line。

 

 

[我也是,一直喜欢着泽村。]

[不要一副被丢下的表情嘛,我,在职棒等你。]

 

 

雨停了,厚厚的云层逐渐散去,露出了漫天的繁星。

泽村在小路上奔跑着,雨后的路上都是水洼,踏上去溅出层层水花,但泽村不管那么多,他高兴、他兴奋、他害羞,因为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回房间用手机在line上回复御幸一也。

 

 

 

 

泽村生日快乐!

准点发了贺文,开心!

 

 

 

【钻A】【御泽】

2016年喜欢上御泽这个CP,现在2018年,这么好的年份不搞点大新闻怎么行?!

所以我做了个立牌抽奖!!!

这次抽5位新运儿,每人送一个御泽立牌。抽奖方式:转发本条微博

从现在开始,到明天中午12点开奖!(没人转发就糗了······)

如果抽到抽奖专业户或非御泽粉会重抽哦~~~ 

 

 

【钻A】【御泽】

 

今晚份的摸鱼,最近发生了许多事情,今天回家又发现快递小哥弄错了快递单号,寄错了件,心好累,但明天会更好ヾ(◍°∇°◍)ノ゙

 

(RDJ在上海迪士尼,好想去!)

 

 

 

【钻A】【御泽】

 

 

一边赶稿一边摸鱼,祝大家晚安~~

 

(好想抱着泽村睡觉!)

 

 

【钻A】【御泽】周边

 

 

茶会结束,御泽周边开始通贩~~

 

茶会大立牌

规格:20cm双层单面

价格:80RMB/对

 

情人节立牌

规格:6cm双层单面

价格:25RMB/个

 

拟兽立牌(A)

规格:6cm双层单面

价格:25RMB/个

 

拟兽立牌(B)

规格:6cm双层单面

价格:25RMB/个

 

拟兽挂件(A)

规格:6cm双层双面(表面滴胶)

价格:20RMB/个

 

拟兽系列贴纸

价格:5RMB/张

 

Q版卡套

价格:10RMB/个

 

 

 

 

地址:

 

 

 

 

PS:另外大立牌的底座还没到,发货时间会延后(具体不清楚),还请拍下大立牌的耐心等待~~~

 

PS: 有亲反应,小立牌A\B的宣传跟淘宝的不一样,这里说明一下,一切以淘宝的图为主!(其实就是我搞反了·····)另外小立牌B(白无垢)和卡套完售了。感谢大家支持~~

 

 

 

 

 

【钻A】【御泽】猫和他

CP:御泽

 

 

 

泽村在晨跑的时候捡到了一箱被遗弃的猫咪。

箱子里大概有7、8只还没睁眼的小猫,而且奄奄一息,虽然泽村马上带去兽医求助,但很不幸的,只有最小的那一只小白猫挺过来了。

于是泽村决定收养了这只小白猫,并且取了小雪这个名字——御幸起床后看到的是自己的恋人忙上忙下为猫咪准备所需品,而自己却被冷落了一天,还是在难得的休息日。

刚开始是一段难熬的时间,小猫需要每两小时喂食,泽村就严格执行,但是他跟御幸一样都是职棒选手,除了训练、比赛时间请清洁阿姨帮忙外,泽村都是亲力亲为,御幸担心泽村的身体,提议过让自己分担一点,却被拒绝了。

直到小猫两个月大,能自己吃幼猫粮的时候,泽村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接下来还有更多的事需要烦恼,例如教导小猫如何玩耍、如何使用猫砂、怎么搭配适合小猫食用的猫饭、什么时候去打预防针,等。泽村一门心思在小猫身上,就像对待小孩一样宠溺着小猫,在家的时候一人一猫形影不离,比赛练习话题也几乎离不开小猫,御幸试图加入其中,泽村十分欢迎,但小猫却狠狠抓了他三道深深的印子,泽村很抱歉并细心帮御幸包扎过后跟他说:

“前辈是不受动物欢迎的体质,所以还是少靠近小雪吧,抱歉啦。”

“哦。”

之后御幸继续着时不时被冷落的日子。

那之后过了4个月,小猫长大了,成为一只毛发柔软的雪白小猫,金色眼瞳十分漂亮,还有这粉嫩的鼻子和肉球,而且还爱向泽村撒娇。

泽村在家就会一直黏在身边,吃饭又好,看电视又好,就连晚上睡觉,御幸和泽村之间都会有一坨雪白挡在中间。

 

 

“呐,御幸前辈,真是不可思议,明明小雪那时候是那么小一只,现在却变得那么漂亮。”

那是一个宁静温馨的夜晚,饭后小雪窝在泽村腿上打盹,而泽村则靠在御幸肩上,一下一下抚摸小雪柔软的身体。

“这都是你的功劳。”

“小雪这孩子,从小时候起就喜欢撒娇·····”御幸静静地听着泽村诉说小雪的一切:“呐,上次去绝育的时候,我还按网友的经验,装作是兽医从我手里抢走她的样子,后来小雪麻醉药过了醒来后一直躲我身上,真的,就像是我和你的孩子。”

御幸伸手拍拍泽村的手背。

他们都已经快将近40岁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偶尔也会小小遗憾一下当下的科技还不足以让两人拥有小孩。虽然他们有计划在退休后领养一个,不过:

“有了‘孩子’后,你不觉得跟我的相处的时间都少了吗?”

他御幸一也一直不满泽村的不时冷落呢!

“没有啊~~”

“真的吗?”御幸扭转身子抱住泽村,泽村的体温较高,空调房下抱着很舒服,他最喜欢抱着对方感受这股温暖。“小雪回来的那段时间,你学做猫饭的时候,你跟他玩的时候还有一起睡的时候。”

“你都记着哦。”泽村在御幸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抱着小雪趴在爱人身上。

“没错,”两人的距离很近,只差低头御幸就能亲吻饱满的唇瓣,而他也得却这么做了。“所以,是时候索要补偿了。”

困在两人间的小雪打了个哈欠,她慵懒的翻转身体继续打盹去了,泽村笑着拉着可怜巴巴看着他的御幸的衣服往沙发上倒,身体陷入柔软的垫子里,身上的男人体贴的避开小雪伏在他身上。

“补偿啊~~不如去环游世界如何?赛季结束后马上。”

“带上小雪?”这环游世界可不是一天半天的事。

“你想带?虽然有点麻烦···”

“不,不用。就我们两个。”

“那好,证件都齐全了,就差拿下赛季冠军。”

想不到早就计划了一切,看着年纪不小的泽村笑得俏皮像个大学生,御幸就伸手到对方的腰侧饶起痒痒。

“今年的冠军不会让给你的。”

腰部弱点被攻击,笑得说话不利索的泽村跟御幸扭缠起来,小雪被惊动,在快要被压倒的瞬间从两人之中溜出来。她跳到茶几上歪头看着地上渐渐增加的布料和纠缠在一起分不开的两人。那些亲昵的话语和柔韧的娇喘她也听不懂,但她只要知道她最喜欢的‘妈妈’此刻十分开心就行了。

合着再度涌上来的困意,小雪打了个哈欠,继续卷缩成一团进入梦乡。

 

 

 

写完后觉得可以改成从小雪的视觉为第一人称,描写御幸如何妒忌一只猫,还有被小雪嫌弃后失落的在一边让泽村给安慰。

 

有空的话真想写一写。

 

最后能赶上330真好!(明天御泽茶会好想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