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冰的女儿

《A/Z》奈因;《钻A》御泽;LOVE!

【钻A】【御泽】当蒸煮也成cp粉(二)

 

CP:御泽

 

前文:(一)

 

 

少女漫画中告白的最佳地点多数是漫天樱花的校园,为什么呢?泽村想可能是因为粉色的花瓣漫天飞舞的场景很浪漫吧。所以他也要在御幸毕业、樱花花瓣漫天起舞的日子里向对方告白。

“你行的!泽村荣纯!”

拍打脸颊给自己鼓足劲,泽村提前15分钟来到约定好的地点。

······

···

“可恶的四眼混蛋!!!”

早上六点五十九分,在不到六张榻榻米大小的租屋内,泽村由心发出了呐喊。

 

 

阳光明媚,蓝天白云,本是一个美好的周日,然而故事的主角——泽村荣纯,此刻内心却是五味陈杂。

早上的梦他依旧记得清晰,是当年他向御幸告白的失败现场。

从说出口到等待到宣告失败,整个过程大概不超过5分钟,甚至御幸在听到身为同性的他告白后,也不过呆愣了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就果断拒绝了。

伤心?失落?失望?不,泽村早就料到失败是理所当然的,只是心底里还留有一丝的希望,希望自己对御幸来说是特别的。但就结果而言,御幸一也这个恶劣的四眼只是把他当作一个傻乎乎好欺负的学弟。(当然也是个可靠的王牌!)

被拒绝后,御幸尴尬地笑了几声,打了个哈哈,似乎是觉得泽村又被学长们捉弄才会有这么一出,但是泽村很坚定地告诉御幸,这不是什么恶作剧。他认真的眼神跟同甲子园决赛时站在投手丘上如出一辙。

再然后就是6年的不再相见······

无论是OB会,还是朋友聚会,泽村再也没见过御幸一也本人,甚至连电话号码,也已经成了空号。他只能透过电视新闻、杂志、推特还有同事间的闲聊得以知道御幸的一些情报。泽村觉得自己好像被御幸一也这个人彻底从他的人生里给消除了一样,而他也不敢开口问仓持关于他的事或者要电话号码,毕竟无论怎么看,对方的态度很明显了。

如果······当初没有告白就好了。

“都是混蛋四眼的错啊!!!!!”

如果昨天晚上没有看那些文就好了。

“可恶啊!!!!”

胡思乱想的后果是脑袋乱成一团,晨练的慢跑变成了疯狂冲刺,在注意到路人嫌弃的目光后便灰溜溜跑回了租屋,途中因为动静过大惊动到了房东,被训斥一顿后才开始了今天的早餐时间——两袋牛奶、一袋三个装的小圆面包,毕竟泽村只是个年薪一千八百万的二军,只能过得拮据点。

 

 

按往常来说,早餐过后泽村应该到两个街口外的健身房锻炼到中午,草草解决午饭后再到稍远的击球训练中心度过余下的时间,晚餐则是回家路过便利店时买的特价饭团。

但今天不同,泽村没了心思去健身,不是什么别的原因,无非是他想继续看MIYUKI酱的文,说来话长,但总结下来就是:虽然被御幸拒绝了,但是看文意淫一下又不犯法对吧?

“我我我我就只是想看看结局而已,”泽村心虚地自言自语:“才不是在意那个四眼混蛋呢!”

鼠标一点,泽村打开了MIYUKI酱的推特,找到了文章的后续。

这次他记住了文章的标题《原点》,对泽村来说有点意义不明,但重点是文章。接着上次他看到的章节:

御幸找来了克里斯前辈帮助泽村克服投球恐惧症,但这一切他毫不知情,而在背后帮了一把的御幸也并不打算告诉泽村,毕竟御幸知道自己在泽村的心中比不上克里斯前辈,而当下泽村最需要的人也不是他。

躲在墙壁后面偷看的御幸看到克里斯引导泽村走出阴影,并能投出外角球后,才悄悄离开。

现在,轮不到他出场,但是他御幸一也不会输给克里斯前辈。

······

“呼——”不得不说,MIYUKI酱的文笔给泽村一种临场感,文中御幸对泽村的担心、对帮不上忙的无力感,还有不想输给克里斯前辈的心情,都透过文字传达给了泽村,让他也不由自主跟着融入了‘御幸一也’这个角色。“要不是我知道御幸前辈不是这样的人,我都要信了······”自从看了这篇文,泽村觉得这两天自己说的这句话出现频率太多了。

看小说的时间过得特别快,泽村记起来吃午饭的时候已经快3点了,这时候文章已经看到了雨中跟帝东的激战。

 “糟糕,忘记便利店的限时特价便当了,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匆匆找了外套准备套上外出的时候,手机短信铃声响了,“仓持前辈发来的。”短信内容只有两句话:

【泽村,这周日有聚会,老地方。这次御幸也来。】

仓持洋一这个前辈,毕业后是经常找泽村出来聚会的,就连进了体育用品公司当上了普通销售员后也照常约出来聚聚,简直是个很会照顾小弟的大哥。

泽村自然不会爽约,除非他当天有比赛。但是这次的短信,仓持特意点明了御幸也会去。

“果然,仓持前辈早就知道了。”毕竟那个猎豹前辈的观察能力可不是吹的。然而,那个人的名字才是把泽村的心搞得一团乱的罪魁祸首:“御幸前辈。”

······

 

 

【收到,到时见,仓持前辈。(づ ̄3 ̄)づ╭❤~】

“那个笨蛋······”

 

 

 

TBC

 

【钻A】【御泽】当蒸煮也成cp粉(一)

 

CP:御泽

 

 

是夜,泽村一身短袖短裤盘腿坐在榻榻米上,一边吃着冰棒一边浏览矮桌上手提里的推特页面。

那是升上职棒二军后,泽村闲暇时的爱好。看看关于自己的推特话题,看看粉丝今天拍了些自己怎样的照片,留下了关于自己怎样的评论。

“泽村今天跟燕八郎抱在一起的样子真可爱,虽然是因为被换下投手丘后伤心的一抱······(附图)”

“被教练臭骂了······(附图)”

“开心的傻笑······(附图)”

“······”泽村看了3条下来感受到了粉丝对自己满满的‘爱’。“这真的是我的粉吗?哪有粉丝上传自己偶像的丑照!!!”

咬下最后一口冰棒,泽村拿起手机开了自拍,来来回回捣鼓了好几分钟,才把感到满意的自拍发到推特上,并附上一段文字:多谢大家支持。

“完美!”

得意洋洋的泽村满心期待粉丝的回复。

“来了来了!”像个孩子发现了新事物般刷新页面,显示出来的留言跟预料的一样,只不过,留言的ID对泽村来说是特别的。“MIYUKI酱啊······还是这么喜欢颜文字。”

普普通通的一句留言后面是一连串可爱的颜文字,让人看到就忍不住笑起来。这个叫MIYUKI酱的粉丝(应该是女孩子),是泽村开了官推后第一个关注的。从第一条自我介绍的推起,就从没落下任何推的回复,从简单到诚意满满的长回复,说实话,刚开始还处在后备军且状态不佳的泽村也是多亏她的留言,才能渡过难关升上现在的二军,所以他才会在这之后更加留意自己推特的一举一动。

不过泽村才不会承认是因为MIYUKI酱跟某个四眼前辈的姓氏一模一样才会多留了心。

“多谢你,MIYUKI酱。”泽村想了一下,决定在后面加上一个小心心。

除了MIYUKI酱,还有许许多多的粉丝留言,不一会,转发和留言都过百了,小小满足了一番虚荣心的泽村又开始哼起愉快的小调。

既然刚刚想到了御幸,那就来搜索一下看有什么八卦吧。但是有着池面称号的御幸一也,推特的tag下无一不是他帅气照片、粉丝们花痴的发言还有跟某个明星(不限男女)的八卦新闻。

“这什么不公平待遇?!”羡慕妒忌恨的泽村一巴掌拍在键盘上,这一拍下去,不知道按到了什么键,画面闪跳了几下停在了一个tag下:御泽。

“御泽?不认识的人。”泽村扫了一眼发现事情并不简单,这个‘御泽’好像是指御幸一也跟泽村荣纯,也就是他自己。“怎么回事?”

俗话说好奇心害死猫,但泽村不是猫,所以他决定研究这个‘御泽’究竟是什么。然而,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这、这、这写的都是什么啊!!!!!”

‘御泽’这个TAG,意外地有不少图和小说,泽村先看的小说。从清新的校园到黑帮枪战,围绕御幸一也和泽村荣纯两人间的爱恨情仇被描写得栩栩如生,要不是里面其中一个主角是自己,泽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当过声优、医生、花店老板、游戏UP主等。其实这些还不算什么,重点是,无论故事怎么变,到最后他总跟御幸一也都成了恋人!无一例额外!

文里的御幸时而温柔、时而狂野,偶尔还会一把将他抱入怀中,霸道地吻上他的唇,在他意乱情迷之际,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

“停!!!!!!”

泽村立刻关闭了刚在浏览的文章,他满脸潮红心如鹿撞,想那些写文的作者根本不知道御幸一也是个怎样恶劣的人!文里面的御幸才不会出现呢!

“没错,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在写这些,但那都是虚构的!”

嘴上说着不看,但身体是诚实的,泽村拿来了一些小吃,边吃边看了起来,还看得津津有味。

其实看着这些有着不一样人生的自己挺过瘾的。

 

 

时间快速流逝,该看的不该看的,泽村都看了个遍,当下他正在看一篇长篇连载,描写的是他高中时候的事情,但却是从御幸一也的视角来描写。

文笔不过不失,但里面所写的几乎都跟泽村现实所发生的事情对上了,如果不是现实里御幸并没有喜欢自己,泽村怀疑这个作者是熟人。

“连我得了投球恐惧证这里也几乎一模一样,这作者是谁啊?”泽村来到页面顶上,“MIYUKI酱·······”

 

 

MIYUKI酱······MIYUKI······御幸······

 

 

“怎么可能?不可能是御幸前辈的······毕竟他拒绝了我的告白啊······”

 

 

 

 

 

TBC

 

 

 

排排点的生日贺文,顺便也是御幸的生日贺文~~~

短期内会完结~~

 

 

 

【钻A】【御泽】分手吧,御幸前辈!

CP:御泽

 

 

晚上八点,泽村准时点开游戏。

随着游戏logo出现,音箱也开始播放熟悉的BGM,待电脑屏幕显示出游戏界面后,泽村插上耳机并戴上。

“喂喂~~仓持前辈?”

“你小子快点啦!”

“已经在loading了,行啦!”

“我再说一次,今晚一定要把DLC给通了,还要把所有关卡都给4星!泽村!你给我利索点!”

“知道啦知道啦,我早上有看过别人的通关视频······大概能行。”

“今晚过不了,你明天洗好脖子等着,我知道你明天也是休假。”

“是!我会加油的!”泽村在心里为自己抹了把汗。

 

 

游戏正式开始。

泽村熟练地操作手柄控制自己的人物——一只坐轮椅的狸猫厨师,在厨房里快速地做出一盘又一盘的料理,并送上到出餐口,偶尔关卡需要双人合作的,他也全力配合仓持,力求做到一次三星通关。

没错,泽村跟仓持在玩的正是这段时间热度和话题都比较高的分手厨房。虽然可以单机游玩,但多人模式才是这款游戏的精髓所在。

由于之前两人已经合作过,再加上

“哟西!下一关!快点仓持前辈!”

“你小声点,我耳朵受不了,你等着,我我去拿罐啤酒来。”

“好。”听到仓持说要去拿啤酒,泽村也摘下耳机活动一下,顺便上上厕所,回来后发现仓持还没弄好,反而是收到了名为“yuki”的好友申请。

“是谁啊?”

虽然不清楚对方是谁,但泽村还是确认了对方的申请,然后,那个男人的声音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出现了。

“泽村。”

“御、御幸前辈?”

“是我。”

“哇,那个高科技白痴的御幸前辈,居然会steam!还会加我好友!?”

“喂!只要好好看网络上的教程,再问问朋友,再笨也会知道怎么弄了。”

看来御幸是向队友请教才学会的,深知御幸那骇人的高科技破坏能力的泽村还是选择不包事实说出来。

“那御幸前辈为什么忽然弄了steam?是看上哪款游戏了?”

“笨蛋!”

“什么?!你怎么突然骂我笨蛋!”

“还不是因为你总是跟仓持玩游戏,都不跟我视频了!”

“······前辈,你这是吃醋了?”

“你说呢?”

“······”

不知为何,电脑屏幕透出了一股怨念。摸着良心来说,泽村自己最近一段时间也的确冷落了恋人而沉迷游戏,自觉理亏的泽村支支吾吾的,一时间找不到话题。

“好啦好啦,我现在不就注册了账号来跟你玩游戏吗?”

“御幸前辈!我最喜欢你了!”

“···我也是···”在屏幕另一端的御幸难得地脸红了。

 

 

“咳咳·····所以,你们恩爱完了吧?那我们继续了,泽村。”

 

 

仓持空洞、毫无感情的声音给泽村下指示,天知道仓持·母胎单身至今·洋一喝了口啤酒后戴上耳机,就被迫听着对男男恩恩爱爱的,这得受到多大的上海,所以仓持无视御幸带上泽村玩游戏。

“喂喂,仓持你快加我进来一起啊!”

“······”

“拜托了仓持,我们不是好哥们吗?”

“······”

“若菜的E-mail你要吗?”

“唉?御幸前辈为什么有若菜的电邮?唉唉唉?这个坐轮椅的狸猫是御幸前辈吗?”泽村一头雾水看着仓持一声不吭退出了进行中的关卡,还把御幸给加了进来。“明明刚刚快过关了。”

“少啰嗦,御幸你说的等下给我。”

“知道啦。”

“话说,御幸前辈知道怎么玩吗?”

“那当然是不知道。”

“喂!”

几乎是御幸回答后的瞬间,仓持就后悔自己一时冲动,不过再怎么说也就是延后了白金这款游戏的时间罢了,作为资深游戏达人,仓持看在若菜电邮的份上,慢慢教御幸玩游戏。

不过,再怎么被人称为球场上的天才指挥官,但在游戏里确却是实实在在的小白一名。

“前辈,你快加速啊,送餐口不在那边啊!那边、那边,不对!是另一边。”

“泽村,你说的是哪边啊?”

“前辈,快,饭熟了,快拿起来!”

“嗯?哪里?”

“啊————着火啦!前辈,你快救火啊!”泽村操纵这自己柴犬厨师拿起灭火器,并快速赶去狸猫厨师身边。“前辈你走开。”

但是坐在轮椅上的狸猫厨师一动不动,手里拿着一团饭站在失火的锅前,而泽村拿着灭火器一边灭火一边试图推开狸猫厨师。

“喂喂,御幸?御幸?”

“前辈这是掉线了吧?”为了证实泽村的话,一直尽力救火的柴犬厨师停止了救火。“怎么回事,没反应。”

“我也是,卡掉了······”

“······”

泽村看着慢慢背火焰包围的厨师们,不禁流下伤心的泪水:

“明明······好不容易才教会了御幸前辈······”

“没救了······”

 

 

历经2小时才教会御幸基本操作,好不容易眼看这一关快过关了,最后却死在‘火海’中的泽村,不由得从心底发出了呐喊:

“御幸前辈,我们分手吧!”

 

 

而那个被无比嫌弃的人,正在努力研究怎样重启黑屏的电脑。

 

 

 

 

跟老板、累累、栗子一起玩分手厨房,记录下来的梗~~~

没错,就是累累给弄得火烧厨房!

 

 

 

【御泽】红点

 

CP:御泽

 

 

今天的晚练习时间比过去都要长,几乎错过了热水供应的时间。

御幸急忙回宿舍拿了换洗衣物和沐浴用具后,就直奔澡堂,然后遇上一起练习的后辈——泽村。

“前辈,快点!快要没热水了!”

“你小声点,澡堂不会跑。”

话虽这样说,进了澡堂的更衣室后,御幸还是加快了动作,将身上沾染了汗臭味的衣物瞬速脱下放进洗衣篮,拿了毛巾遮住裆部,拿了喜欢的沐浴液就往里走。

然后视线就被另一个人后脖颈上的红点吸引住了。

不大不小,刚好在腺体上的红点。

御幸很清楚,自己作为泽村的alpha,这段时间并没有重新在后脖子上的腺体咬下印记。所以,御幸原本想着洗完澡后躺被窝看记分册的大脑,一下子炸了。

愤怒,不安,疑惑,焦虑······

“泽村···你······”

“什么,前辈你还在磨磨蹭蹭什么?快进去。”

泽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alpha内心正万马奔腾,他心情很好,除了今晚numbers的进度不错,还因为时间太晚能跟自己的alpha独处一室。如果可以,他甚至想······然而手还没碰到门把手,人就被拉着转了个身,背低着门,面前是一只手撑在门上的御幸,妥妥的壁咚,泽村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得欢。

“御、御幸前辈辈辈辈辈······还没、还没、没洗澡。”

御幸那带着侵略性的信息素慢慢扩散,是浓醇的、苦涩的咖啡香气,泽村虽然不爱喝咖啡却很喜欢御幸的信息素,但是,往日温和的信息素现在却很蛮横霸道,一股一股不由分说扑向他,包裹他的身体。

敏感脆弱的腺体所在处被御幸的指尖触碰、磨蹭,触电般的快感直击脊髓,泽村腿一软就顺势往御幸怀里倒。

“是谁?”

“什么谁?”泽村被问得一头雾水,“御幸前辈?”

“可恶!”

“?!”

那是足以让泽村几乎晕过去的疼痛,他捉着御幸光裸的手臂调整呼吸,试图把疼痛缓过去,然而始作俑者还咬着那块敏感的皮肤,仅仅是恨咬着把大量的信息素注入自己的体内。

“荣纯,你是我的,不要离······”

“离、离你个大头鬼!”泽村搞不懂御幸这是撞到脑子了?等对方一松开口,他就结结实实给了御幸一个肘击,仓持亲授的那种。“痛死我了!”

“······”

“现在干嘛又不说话了?!”

御幸歪头不看泽村,“脖子上的吻痕······”

“哈?”脖子上的吻痕?泽村想了想,意外地发现了事情的真相:“那是早上被蚊子盯的包,刚好在腺体上,又痒又麻的······该不会,我们的队长大人在吃醋?”

“对。我们很久没亲热,你的标记也消失得差不多,我看到那个红点当然会想歪!”

“那就来标记啊!”轻轻一拽,腰上的那一点点布料滑落,露出了一片美好的风光,“我啊,这几天也一直忍耐着。御幸前辈呢?”

“我?当然是一样的。”

 

 

最后两人有没有赶在热水供给停止前洗澡,就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累累生日快乐~~今天是个好日子!

 

 

 

 

 

 

【MHA】【爆轰】夜

 

CP:爆轰

 

 

注意到手机屏幕闪烁的时候,轰手上的书已经过半,虽然看书重要,但轰还是拿起手机,在昏暗的灯光下查看,那是来自班群的信息:

【呜哇o(╥﹏╥)o谁还醒着啊,来教教我们作业啊!】

【再这样下去,要通宵了!!!】

【谁快来救救我们啊!!!】

【上鸣同学,芦户同学,你们应该在放学后就着手开始今晚的作业,要知道空灵鬼魂老师都喜欢布置特别难的作业,再加上今天相泽老师和麦克老师都布置了相当多的作业,就时间上来说,放学后就必须要开始做作业了。】

【我知错了班长,你快下来大厅教教我们。】

【为了班上的每一位都有充足的时间迎接明天的考试,我现在就下来。】

【多谢你,班长!】

【多谢你,班长!】

【那个,我也还卡在作业上,有几题不会,我能一起吗?】

【当然可以,切岛同学!】

【话说,明天有测试?!】

【是的哟。】

【御茶子不知道吗?】

【你上课走神可不行哦。】

【小梅月,响香酱,o(╥﹏╥)o怎么办?】

【御茶子酱,不介意的话,可以下来一起复习,反正做完作业我跟上鸣也要。】

【好\(^o^)/~我拿一下东西就下来。】

【那我也下来复习吧,大家在一起比较有效率。】

【那我也。】

【我也是。】

【我也是。】

【大家都在下面,我也到下面做作业好了。】

【唉?】

【绿谷你还没做完作业?】

【是的,我下午都在自助训练,现在才开始做作业。】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那我去准备,变得热闹起来了。】

【芦户同学,这不是同学会,请认真做作业!】

【哎嘿~~( ̄3 ̄)】

······

班群的信息刷新很快,轰在浏览前面消息的同时,信息已累积了99+,不过总结下来,为了应付今晚稍难的作业和明天的测验,大部分人都聚集在大厅开学习会。

琢磨了一下,轰还是决定留在被窝里继续看小说,但是在按掉班群界面的时候不小心触碰到下方的表情图案,一个哭泣的表情就这样出现在班群的消息洪流中一闪而过,但是这一瞬间没逃过开小差的上鸣,当即在楼下上鸣马上跟大家说开了这件小事。

【轰同学,是怎么了?】

【是不是也被作业难倒了?】

【还是身体不适?】

轰有点为难地看着同学们的问候信息,很开心,单也很烦恼,不擅长也不习惯手机打字的他,一条‘不小心按错了’的信息打得很慢,而班群那边已经有了上门找人的苗头了,但这可不行,因为轰不在自己的房间。

“吵死了,阴阳脸!”

“啊嗯,抱歉,吵到你了。”

知道自己打扰到了身边人的睡眠,轰马上把身子挪开,远离那人。

“我有让你离那么远吗?”爆豪脱了眼罩,一把揽住轰的腰往自己方向拉,并顺便抽走了对方的手机查看。“啧,那些烦人的混蛋。”

以轰的角度看不到爆豪拿着自己的手机发了什么,但是暖黄的灯光下爆豪淡金色的头发显得特别柔软,伸手摸摸那爆炸头,软软的手感跟爆豪的外表相去甚远,但却像他细腻的那一面。

“喂,摸够了吧?够了就给我睡觉。”

“但是小说······”

“看什么看,明天叫你起不来,我就吻到你醒为止!”

“但是你答应我让我看完才睡。”

“不行,你吵着我,我睡不着。”

“那我打地铺。”

“也不行,有光。”

“那我不开小灯,用手机的······”

“所·以·说·”爆豪英俊的脸变得扭曲,轰还在云游天外想爆豪的表情变得很好玩的时候,就被那个表情包抱进怀里,室内唯一的光源也被熄灭,“快给我睡!”

原本就有了困意的轰,在昏暗的环境下已经意识模糊,但有一件事他不得不做:

“晚安,爆豪。”

说完,轻轻在对方的脸颊亲上一口。

“啊啊,你也是,晚安。”

 

 

 

 

 

“刚刚轰同学的回复······”

“怎么看都是爆豪的调调吧。”

“嗯呢······”

“但是这个时间······”

“而且······”

“大、大家,我们还是继续做作业、复习吧?”

“好。”

“赞成。”

“赞成。”

 

这一晚,A班在一楼的各位好像发现了一个很大的秘密。

 

【钻A】【御泽】痛

  

CP:御泽

 

 

 

 

醒来后顿了2秒,泽村才感觉到口腔内的异样。

那是来自左下方,一阵阵刺激神经的疼痛,虽然痛但并不是不能忍受,有着这样想法的泽村稍微咬合一下,随即而来的剧痛差点让自己的惨叫声填满5号室。

还躺在被窝里的泽村已经没有了睡意,他反复思考并确定自己并没有蛀牙,但是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却是真实的,右手捂着疼痛处,快速换上衣服后,泽村悄悄溜出5号室,他急需一面镜子来确认究竟发生了什么。

 

 

凌晨5点多的洗漱室没有人,独自一人的泽村打开了室内的灯光,在光的照射下,艰难地张大嘴巴查看口腔内部的泽村,发现了自己左下侧最里面的智慧齿附近的牙肉肿胀了一圈。

这是怎么回事?

泽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不过在他的认知中但凡跟牙齿这方面挂钩的,必然要去看牙科,而泽村是最讨厌牙科的,你想想,那些小型的钻头在你的牙齿打洞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所以泽村决定就这样先不管,然而上天总是回他过不去。

“我说你,刚好休息日,你就去吧牙齿看了吧。”

“!”泽村惊讶地回头一看,队里的某四眼队长揉着乱糟糟的头发,打着哈欠站在他的身边,“你怎么在这里!”而且为什么一副迷迷糊糊没睡醒的样子还是那么帅!

“哈?刚好昨天睡得早,就早起训练了。”御幸凑近泽村,拨开对方捂着左脸颊的手仔细观察,“好像肿起来了。”

“没、没有,我就检查、检查以下。”

“说话都不利落了,你赶紧洗漱一下,我带你去看医生。”

泽村还想着挣扎一下,但是御幸不容他狡辩,往他手里塞了漱口杯和牙刷后,就在一旁边洗漱边盯着,完了出了洗漱室,泽村还在想着法子逃跑,但他哪里是球场上司令塔般存在的御幸的对手,不但被御幸监督着回了5号室,还被知晓了事情始末的仓持下了死命令:不治好就别想回来。

所以泽村哭着走出治疗室的时候,一直等待他的御幸马上上前给这个受了惊吓的狗狗一个大大的拥抱。

“所以,医生怎么说?”泽村在怀里哭得厉害,御幸拿出准备好的纸巾帮他擦掉满脸的泪水。

“呜呜,”泽村有点哽咽的说出了医生的话:“不是蛀牙,只是发炎,医生帮我冲洗了一下,上了点药,15分钟内不要喝水。”

“有没有口服药?”

“嗯。”泽村摇摇手里的塑料袋,“消炎药和漱口水。”

“那是什么导致发炎?”御幸只是遵从心里对泽村的关怀问出的话,却想不到对方支支吾吾的样子让他的自觉告诉他,事情并不简单。“是什么导致发炎。”

“······唔······”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般,泽村还是把瞒着对方的事情一五一十坦白出来:

“前辈的生日快到了,我准备给你一个惊喜的,这一个月来我都在训练结束后做准备,······每次都弄到好晚,医生说是因为经常熬夜导致免疫力下降······”

泽村偷瞄一眼御幸,从进来球队的那一刻起,注意个人健康就是头等大事,现在自己把身体搞坏了,还被御幸知道自己熬夜了一个月,泽村觉得自己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说你啊······”不注意身体健康就得好好训话,可是泽村是为了自己,这又让身为恋人的御幸十分开心,再说,虽然是在室内,但是十一月的气温还是让泽村的鼻子冻红了,再加上若隐若现的泪痕,可怜兮兮的样子,让心都被被软化了。“看在你是为了我的份上,说教就免了,但是这几天禁止接球。”

“唉?!”

“这是给你的惩罚。”

“可是······痛。”虽然上了药,但是一时半刻疼痛还是在的。

“我看看。”

“!”

泽村以为御幸要看他的痛处而张大嘴巴,虽知道四眼池面居然捧着他的脸颊就亲了上来,还是个黏糊糊湿哒哒的深吻。

“还痛吗?”

“不、不痛了······”

还很甜呢。

 

 

在5号室的仓持等回来了一个嘻嘻傻笑的泽村,还有一个在门口依依不舍的恶心四眼。

“你们两个给我到别的地方亲热!!”

今天的青心寮依旧传来仓持愤怒的吼叫声。

 

 

 

END.

 

 

 

 

是我了,难得休息解放,却又生病,然而我没有一个池面男友。

累瘫。

 

【MHA】

 

加班摸鱼,摸完不加了!

睡觉去!

 

 

【闲聊】2018.06

啊~~本来打算在6月的最后一天更文,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工作量变多,天天加班到12点,为了养男人们不得不先写了一半的暂时放放。

 

然后在加班的这段时间,都是边开着我的英雄学院边工作度过的,中村丰的分镜真是太厉害了,不如说骨头社的动画,虽然有些题材我没看,但凡看了的都不禁感叹骨头的实力。

 

尤其小英雄第二季绿谷对轰那一段爆炸分镜,我来来回回就看了20多次,牛逼,太牛逼了,那股魄力的分镜,大神我膝盖给你献上。

 

给自己定个目标,今年要出御泽和轰的本子!(没错,我的二儿子是轰,顺便也跌进了冷CP)还跟牛排是对家,私下打了一架(并没有!)

 

自从开了lof账号,就决定了每月最少一更,看着这个月没达成,只好发发闲聊伪更一下!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